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森lin3827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人可以多情,但不能滥情,可以多交朋友,但不能滥交朋友,而且交朋友最起码的条件是:你要真诚与信实. 生物就是在竟争中成长与进化的,有竟争,就有压力,只有具备最强的实力,又能忍耐最大压力的人,才能站到巅峰.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送礼送给谁不送给谁,愁死千古送礼人  

2014-10-11 07:58:26|  分类: 似迷非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下打点不仅仅是句俗语

  在古代官场,送礼是一门艺术。既然是艺术,就不能像科学那样,用概念、公式条分缕析说清楚,其中颇多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内容。首先,直接把钱和礼物送给官员,是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但效果也最难预测。给官员直接送钱送东西,往严格了说,就是犯罪现场:送礼者行贿,收礼的官员受贿,而且人赃并获。于是,便曲线出了很多夫人路线、仆人路线、师爷路线的送礼途径。



送礼送给谁不送给谁,愁死千古送礼人 - 坤土的博客 - 坤土的博客

直线送礼也可能曲线倒霉

  乾隆年间,有官员进贡上好徽墨,墨上有“万寿无疆”四个金字,乾隆皇帝很喜欢。没想到,磨到后来变成了“万寿无”,进贡墨的人因此受到严惩。

   晚清大臣张荫桓出使西洋归来,在巴黎花重金购得一颗绿宝石,曾为拿破仑所有,献与慈禧太后。但他忘了带礼物给大太监李莲英。一日,慈禧在赏玩绿宝石,赞不绝口,李莲英接了一句:“真难为张荫桓想得周全,难道咱们就不配用红宝石?”慈禧闻之勃然变色,因为她一生的心病就是没当过皇后,而传统习俗中,妻穿红,妾穿绿。张荫桓从此失宠。



送礼送到夫人心坎里

  据说,最能体现史上谋士陈平智慧的当属他送礼给匈奴单于的王后,解了汉高祖刘邦的“白登之围”。高帝七年(前200年)刘邦亲率30万大军浩浩荡荡北伐匈奴,在白登山遭冒顿单于40万骑兵围困,“七日不得食”,后采陈平之计,才解围逃命。《史记》记载其奇计大要是:陈平设法派遣密使细作,溜进敌营偷偷会见冒顿的王后阏氏,献上大宗珍宝及他命画工所画的美女图,后来又亲自秘密与阏氏会晤游说,谓“汉有美女如此,今皇帝困急,欲献之”。冒顿阏氏怕汉帝真的献美以夺其宠,便向冒顿单于吹起十二级枕头风,说:“两主不相困,今得汉地,而单于终非能居之也。且汉王亦有神,单于察之!”

  又有,据梅尧臣《碧云騢》一书记载,“文潞公入相,因张贵妃也。”说的是,被封为潞国公的文彦博,当初官拜宰相,靠的是张贵妃的提携。贵妃的父亲张尧封曾是文彦博的门客,贵妃幼年,其父曾让她认文彦博为伯父。文彦博“知益州”,担任成都地方行政长官时,贵妃提示文彦博,时近上元(正月十五元宵节),宜赶织“异锦”(图案新奇的蜀锦)献上。文彦博乃令工人“织金线灯笼,载莲花为锦”。并制作秋千一副,以备贵妃寒食节玩。到了上元节,张贵妃穿着文彦博献的异锦做的衣服,去见宋仁宗,仁宗惊问:“何处有此锦?”贵妃说:“妾让成都文彦博织了送来。妾父与文彦博是旧友。然而妾怎能支使文彦博呢?是文彦博特意献给陛下的。”宋仁宗很高兴,从此留意文彦博。文彦博从成都回京,被提拔为副宰相,后又升为宰相。



小人收礼不收小礼

  下属给上司送礼之前,先要给上司的“阍者”(看门人)送礼。此话怎讲?我们先来听听顾炎武讲的“门包”的掌故:《后汉书·梁冀传》:“……冀、寿共乘辇车……游观第内……鸣钟吹管……或连继日夜……客到门不得通,皆请谢门者,门者累千金。”今日所谓门包,殆昉于此。至迟在东汉,就流行送“门包”了。要进入东汉权臣梁冀豪华、堂皇的府第,得先打通看门人关节,他让你进,你才能进。而要打通他的关节,就得给他送银子“门包”。据说梁府看门人收的银子不计其数。

  清代贪官和珅势焰熏天时,凡入京赴吏部应选的官员,都以能谒见和珅为荣。山东历城县令某某,前往和府,送了看门人2000两银子,才被允许“长跽”(双腿跪地,上身挺直)和府大门前,等候和珅回府。如果少于2000两,只怕连跪在和珅门前的资格都没有。

  师爷也要送。古代师爷在公务活动中影响很大,一年收的红包有五六千两,是工资的三到五倍。幕友也称师爷,是清代官员私人聘请的公务秘书,协助官员处理钱粮(财政、税收)和刑名(司法、审判)事务,在公务活动中影响很大,所以为了顺利完成公事,下级也需要“打点”上级的幕友。据晚清熟悉官场情况的四川人周询介绍,当时各府、厅、州、县官员对总督、布政使、按察使、盐茶道的幕友在“三节”都需要送“节敬”(即节礼),每节多的要送20两或更多,少一点的是10两,最少的也要4两。故此这几个衙门的幕友一年连带“修金”(聘金)多的能有七八千两,少的也有三四千两。(《蜀海丛谈》卷二)所以他们从“节敬”中所得的好处多的可达五六千两,是修金的三五倍。


 



BRIEF 2
礼之千奇百怪:上天摘月下海摸贝
送礼者不怕遇清官,只怕清官无喜好

  送给谁是策略,送什么是技巧。古人在送什么的问题上,可谓穷尽心思,花样百出,别说金银珠宝这些实打实的财物,古玩珍宝艺术品也不稀罕,大活人都有拿来当礼物送的。



送礼送给谁不送给谁,愁死千古送礼人 - 坤土的博客 - 坤土的博客

送金银珠宝奢侈品最显土豪最低档

   唐朝有位叫元载的宰相,在他被绞杀灭门之后,从他家中抄出大量的金银珠宝、钻石玛瑙、古董玩意儿,房产多处,可是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八百石胡椒。在今人眼中,这不过是一种调味品,可在唐朝,这可是高级消费品,唐朝不产这个东西,只能靠进口。有人计算过,唐时一石重为现在的79320克,那么八百石就是现在64吨。任何人都知道,这些胡椒肯定不是一日之功能积蓄起来的。

   明朝的大贪官严嵩和他的儿子严世蕃特别喜欢女色与金银。家中所用的器物,可以用金银铸造均不用其他材料,最变态的就是用黄金浇注裸女,用白银浇灌女性的生殖器状的恭桶。这么多的黄金肯定也是当做礼品收到的,因为皇上发给严嵩父子的工资绝对打造不了金人。

   明朝有个知县大人过生日。知县属鼠。有个小官倾尽家产,铸造了一个黄金小老鼠送给知县大人。知县欣然笑纳,然后提醒说:“拙荆下个月生日,她是属牛的。”于是送礼者只好谋划再给县官夫人送个金牛了。

   晚清名臣左宗棠每年春节都要给军机大臣潘祖荫送1000两银票,外加一份厚礼,以报答其冒险救命之恩。咸丰年间,左宗棠在湖南巡抚幕府中襄理军务,因恃才傲物得罪了满族官员,被弹劾。潘祖荫虽与左宗棠素不相识,但素闻其能,遂不计祸福,上疏为其辩白,并力荐其能,左宗棠方免一死。



美女、壮阳药、春宫图全套服务

  明代的春宫图通常装裱成横幅手卷,一般是24幅或36幅一套,用绫镶边、古锦护首,最后用玉或象牙的别子别紧,装帧讲究。故而,即使进入清代后,装潢精美的春宫画册经常被作为达官贵人送礼的上品。

  明朝著名宰相张居正终年仅五十八岁,《明史》未载他所患何病,但时人王世贞,文坛“后七子”的领袖兼史家,却在《嘉靖以来首辅传》中明言,夺了张居正的命他吃多了壮阳药,药性太过燥烈,又服用寒剂下火,因此发而为痔。几十年后,有个文人,沈德符,根据他在京城多年的见闻写了笔记《万历野获编》,说得更加详细,不仅认定张居正确因滥服壮阳药耗竭元气而亡,还指出张居正所服之药为腽肭脐。

  腽肭脐,就是今天常见的高档滋补品海狗肾。沈德符言之凿凿:此妙物“盖蓟帅戚继光所岁献。”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资料也记载了戚继光所献的妙物不仅仅限此,居然还包括了试药的工具,如王世贞便说“(戚)时时购千金姬”送予张居正!媚药?千金姬?岁献?时时购?——戚继光!



雅贿首选艺术品

  古代仕林耻于论及钱财,又好风雅,于是以古玩书画作为媒介,便可两全齐美。明清时期的大贪官个个均非“庸俗”之人。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唐吴道子《南岳图》、王维《圆光小景》、宋徽宗《秋鹰》、宋高宗《题王仲珪梅》、苏东坡《墨竹》都曾是明代大贪官严嵩的藏品。据说严嵩爱棋,因此他所收受的碧玉、白玉围棋和金银象棋各有数百副之多。

  晚清封疆大吏端方就是一个金石专家,还出过研究金石古董的专著《匋斋吉金录》、《匋斋吉金续录》、《匋斋藏石记》、《匋斋藏砖记》、《壬寅消夏录》等等,堪称“著作等身”。他在晚清的声誉还不错,有廉洁之名。别人直接给他送礼,他都大义凛然地要求把礼金、礼品送到公堂上去,以示清廉。但是,端方喜欢研究书画古玩,遇到有人送来求他“鉴赏”的,他无不热心地与之切磋。鉴赏需要时间,这些宝贝就留在端方府上由他慢慢赏析去了。端方这样的“书画古玩控”在晚清还不少。

  因为收的珍宝太多了,北京的琉璃厂一条街上,有不少古玩店铺的幕后老板就是端方一类的高官显贵——台前老板不是他们的亲属,就是他们的奴才、亲信。“文雅”的高官们把家中的古玩书画摆在琉璃厂去卖。不过,据说端方其实也是附庸风雅。在他死后,人们在他的藏品中发现了许多赝品以及很多并不出众的收藏品。


 



BRIEF 3
反腐森严 送礼之路十八弯
权、利交换的催化,送礼招数如同升级打怪

  送礼,是古代官场的一项重要内容。它可以拉近和官员之间的感情,可以方便政务的办理。可是摆在很多人面前的难题是:礼,怎么送?送好了,固然可以皆大欢喜,办好事情,送得不好不仅会无功而返,甚至可能恰得其反、害人害己。所以,现代那些把钱藏鱼肚子里的伎俩,在古代并不鲜见。



送礼送给谁不送给谁,愁死千古送礼人 - 坤土的博客 - 坤土的博客

麻将战里送银子忙

  晚清权倾一时的庆亲王奕劻、载振父子贪墨出名。苦于反腐制度森严、舆论监督踊跃,送礼者不敢过分,而奕劻父子也不便直接敛财。于是,载振就想到了开办高级会所的想法。当时,“雀戏”(麻将)在京津一带很流行,奕劻、载振父子和许多王公大臣都是爱好者。载振就先后在天津、北京租下院子,装饰一新后,作为“会客”场所。

  来客后,宾主自然要娱乐一下,围坐一桌搓麻将。载振的麻将筹码很高,三千两一局。来客求官者居多,进出一次输个几千上万两很正常。奕劻父子俩根据宾客输钱的多少,决定卖官鬻爵的高低。舆论称之为“庆记公司”。到后来,生意太兴隆了,载振都没法每回都出来应酬宾客,由宾客们自玩雀戏,载振抽钱。好在宾客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要输钱就心满意足。这礼也算是送成了。



《诗经》《论语》都被派上送礼用场

  明清时期夏季和冬季,地方官都要给给京中大臣孝敬礼,通常是端午和春节送,但是以夏天送冰、冬天送炭为名,又称冰敬、炭敬,这两项费用表面看起来是降温费和取暖费,其实是过节费。

  炭敬要用一个漂亮的信封,里面装上银票。信封上不直接写礼金数目,而是要变着法儿的拐弯兜圈子把数目暗示出来。“技术含量”就体现这里。最常见的是写“梅花诗八韵”意味着内有银票八两。若写“四十贤人传一部”,当然就是四十两。还有一种写法是“强仕”,语出《礼记》:“四十强而仕”,弄得像谜语一样,显然这更高明一些,更大的数目都用这种写法。“大衍”,五十两,语出《周易》:“大衍之数五十”。“耳顺”,六十两《论语》:“六十而耳顺”。“百寿图”一轴、两轴、三轴然就是一百两、二百两、三百两。“双柏图一座”二百两。“秦关一座”一百二十两,寓意“函谷关高一百二十丈”,“毛诗一部”三百两,因为《诗经》的权威注本出自汉代毛亨,而《诗经》有三百零五首诗。

  有人送贝勒载涛一千两银子,信封上写的是“千佛名经”四个字,可是这个花花公子连这个意思都不懂,还拿给别人看,后来拆开来,才发现里面是一千两的银票。(《春明梦录》卷下)



明为收购,暗送银钱万两

  光绪七年,胡雪岩计划向德国、英国的洋商“借洋银”300万两。当时的户部尚书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相当于现在的财政部长兼外经贸部部长)宝鋆是必须要争取的人物。但是,胡雪岩并不认识宝鋆,贸然送钱怕会徒劳无功。

  于是,早已深谙“雅贿”之道的胡雪岩来到琉璃厂,找到一个可信的古董商来作为“送礼”的中间人。宝鋆家中藏有一幅明代唐寅的《看泉听风图》,胡雪岩就让古董商去联络宝鋆,说有买家非常喜欢这幅画,愿意以三万两银子求宝鋆“割爱”。宝鋆自然知道画虽好,但哪会有这般高价,当下心领神会,告诉古董商愿以君子之德“成人之美”。这笔交易,用今天的话来讲,叫做“洗钱”。



史上最贵润笔

  润笔收入,是明清官员重要的收入来源。明朝中期后,社会上逐渐形成向官员购买墨宝和文章的风气。百姓向官员、下级官员向上级官员有事没事就来求字、求文。官员们“勉为其难”地应承下来,写完后再半推半就地接受不菲的润笔。

  据说张之洞担任湖广总督的时候,一次因为兴建近代事业缺钱,就打起了润笔的主意。有个富豪的父亲生前名声极差,为了粉饰父亲的生平,更为了“漂白”父亲的恶行,他就迫切想让张之洞出面为父亲写个墓志铭。有个最高父母官的肯定,谁还敢说父亲的坏话?张之洞还真写了。不过,张之洞按照一个字一千两的价格向富豪狠狠敲了一笔润笔费用。他此举好的一面是把这笔巨额润笔投在近代事业上,没有装入私囊;不好的一面是完全不问对象,不顾事实写文章。

  张之洞的例子还算是好的,起码还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写作事由。很多官员润笔,事由可以忽略不计,比如给送礼者题写对联、福字,给送礼者的儿子起名等,甚至压根就没有事由,对以润笔名义送来的金银照收不误。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