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森lin3827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人可以多情,但不能滥情,可以多交朋友,但不能滥交朋友,而且交朋友最起码的条件是:你要真诚与信实. 生物就是在竟争中成长与进化的,有竟争,就有压力,只有具备最强的实力,又能忍耐最大压力的人,才能站到巅峰.

网易考拉推荐

乡村的衰落无法避免?  

2015-04-22 08:31:09|  分类: 记事本_心情故事1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业化以来,各种资源从乡村流向工业和城市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只要实施工业化,乡村的变迁就是不可避免的。而实现乡村和城市之间的均衡状态,最根本的是要缩小两者之间的文化价值差异。


乡村的衰落无法避免? - 坤土的博客 - 坤土的博客

  前几天,一位朋友在微信里发照片,承包土地的老板在收购香蕉以后,在地里留下了大量的废弃白色塑料袋。他调侃道,“征集解决方案!”这几年我们非常鼓励发展“公司+农户”的模式,因为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公司为农户带来了市场需要和信息,同时也把分散的农户组织到了大的市场里。一切看起来都没有问题,但是只要做一般的计算就会发现,农户在这个价值链中的份额是不高的。这就好像是一列火车,火车在跑,不论跑多快,坐在车尾的还是在车尾。无论是留下套香蕉的废弃塑料,还是农民在价值链中的低份额,都显示出乡村在工业化中的尴尬处境。 工业化以来,不论是在原发工业化的国家,还是在后发工业化的国家,各种资源从乡村流向工业和城市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尽管恰亚诺夫不主张从工业化的角度看待小农,但是乡村在某种程度上的衰落似乎无法避免。我是有机发展主义者,我认为只要实施工业化,乡村的变迁就是不可避免的,而民粹主义的批判并不能改变这个路径。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工业化带来的“次生殖民化”。

  乡村价值的重塑或者说乡村主义的兴起,大都发生在乡村萎缩之后,即当农业GDP占总GDP的10% 以下时,乡村的经济意义减弱,乡村主义开始复兴。中国也顺应这一趋势。因为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农民的生计和福利与城市人口的生计和福利之间存在落差,所以乡村的萎缩不单单是一个经济问题,而且会演化成政治问题。这一点在欧洲、日本以及韩国的发展过程中表现得非常突出。在这些国家,农民依据国家对其权利的保护来获得乡村复兴的资本,同时,随着乡村建设的发展,又会促使农民要求获得更多的支持,而这一过程最终会形成城乡政治均衡。这个均衡的实质是城乡在收入、社会福利和政治权利之间的差异逐渐缩小,并且这个均衡一旦形成,所谓“次生殖民化”的现象基本上就会消失了。 另外,我认为实现这个均衡需要发达的工业的支持,而一个发达的工业又需要有全球市场作为基础,欧洲、日本和韩国的情况基本符合这一路径。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很大程度上,这些国家的农村复兴是建立在对其他国家经济剥削的基础之上。

  与欧洲、日本和韩国的情况不同,中国既没有像欧洲在长期的商业和工业资本主义阶段所积累的资本,也没有像韩国那样在发展初期获得大量外援,因此,我国快速工业化所需要的资源只能快速地、大规模地从农村动员,导致乡村各个方面的资源大量流出,造成乡村的萎缩,从而乡村主义思潮开始出现。就如同我前面讲的,只要推动工业化,乡村的相对萎缩就不可避免,所以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是建立在农村和农民的巨大牺牲的基础之上的。最近几年乡村民粹主义思潮涌动,直指我国农民权益缺失的现状,这也暗示了形成城乡政治均衡状态的时机正在来临。

  我的判断是,城乡的均衡似乎是工业化发展的规律,我们也正在建立这个均衡。而我担心的是有两股力量可能会影响这个均衡的健康发育。首先,由于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资本的外部扩张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例如,我在云南调查民营企业在老挝的投资时发现,阻碍资本走出去的障碍太多了。最近几年,资本回流乡村非常明显,这看起来是一个积极的变化,但实际是一种发展的“内卷化”。另外,外部资本借助国家发展主义的力量,正在改变乡村与城市之间构建均衡的社会化过程,其结果是对乡村的又一次盘剥。新的盘剥将会引起很多问题,如满处的塑料废物对环境的污染、农民收入的相对下降和土地权益的纠纷等等。其次,新的乡土主义、新上山下乡等等各种“新乡村主义”不断涌现,这实际上也会给乡村带来消极影响。新乡村主义的内容是多样的:有的立志改造乡村,有的以保护生态和文化为目标,有的鼓励中产阶级和精英阶层去寻找失去的“故乡”、寻找“精神乐园”,也有的是为了把乡村改造成为为城市提供新的产品的新农村,如农家乐等等。这些“新乡村主义”似乎是乡村建设的新动力,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建立乡村和城市之间的均衡的过程中,不论是资本,还是外部出现的各种对乡村的行动,无一不对乡村和城市的均衡构建产生消极影响。如果继续把乡村作为满足城市新消费的目的地,那么乡村有可能会变成看得见的污染之地和看不见的城市精神的垃圾场,即形成新的“次生殖民化”。在这个过程中,乡村将会再次成为廉价工业品的消费地,同时也在为城市提供新的廉价消费品如空气、休闲、绿色旅游等等。也就是说,乡村依然处于文化价值链的末端,而人力资本和其他资本依然会流向文化价值链的高端,因此,乡村无法进入城乡均衡状态,最终导致乡村的衰落。

  为了实现乡村和城市之间的均衡状态,最根本的是要缩小两者之间的文化价值差异。但是,这还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就如同如果都是1000元的工资,让你在清洁工和公务员之间做出选择,估计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后者。因此我认为,如果一个国家正在进行工业化,并且工业化的过程没有完成或者没有升级,即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依然依赖于农村的资本、人力和原材料的供给, 那么乡村的建设是困难的。但是,既然乡村对工业化的价值已下降到如今的地步,就应该设法避免在乡村出现新的“次生殖民化”。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